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本报驻朝探访志愿军墓听朝鲜老人忆当年

2018-10-28 12:03:07

本报驻朝探访志愿军墓 听朝鲜老人忆当年

开城松岳山志愿军烈士的合葬墓前,痛哭失声的志愿军老战士。程维丹摄

【环球时报驻朝鲜特派程维丹】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63周年纪念日。朝鲜《劳动》25日刊登多篇纪念文章,称志愿军勇士们的功勋同朝中友谊一道万古长青,并向志愿军战士致以崇高的敬意。63年前,无数英勇的志愿军战士为保家卫国保卫和平远赴朝鲜战场,为抗美援朝作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18万中华民族的儿女因此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环球时报》驻朝鲜特派利用近1年时间分别前往并祭拜了朝鲜境内几处烈士陵园或烈士墓,寻找60余年来从不曾逝去的记忆。

义务守墓的朝鲜老亾

李成勋(音)是朝鲜咸镜南道长津郡的一名普通百姓,今年69岁的他已在长津湖志愿军烈士陵园工作了40年,担任陵园的管理员,退休后一直自愿在陵园继续做维护工作。长津湖志愿军烈士陵园紧靠长津湖,建在长津郡一片坡度缓缓的开阔地上,共有三处合葬墓,安葬着在惨烈的长津湖战役中牺牲的9866名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

今年9月,在朝鲜《劳动》外事部的帮助下,《环球时报》获得了去长津湖采访和祭扫烈士的机会。从平壤出发,《环球时报》乘越野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了8个小时,终于赶到郡上。早已等候在陵园附近的李成勋带领我们祭扫了其中一处合葬墓。

长津湖战役打响时,李成勋只有7岁。对于那时的事情,他已忘记了很多。但是提起中国志愿军战士,李成勋有很多话要说。他告诉《环球时报》,那时长津郡的家家户户都非常愿意为坚守的志愿军战士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他印象深的是,当年有几位志愿军战士还在自己家里借住了7天时间。“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说到这里,他突然唱起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原来,那几位志愿军战士住在李成勋家时经常唱这首歌,听得次数多了,小小年纪的李成勋也慢慢学会了。

“那时候年龄太小,语言又不通,所以没和那几位志愿军战士说过话,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们。”李成勋说到这里,神情闪过一丝悲哀:“他们离开我家投入战斗后,我就再也没能见过他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终也都牺牲在了这里,躺在陵园的土地下……”站在志愿军烈士合葬墓前,面对《环球时报》,李成勋这位饱经世事的老人哽咽了。

时隔六十年的探望

除了朝鲜人民,还有一个群体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惦记长眠于朝鲜的烈士们:他们曾并肩作战以“兄弟”相称,一起血洒朝鲜疆场,却阴阳相隔,只剩下怀念。这些年来,一批批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志愿军老战士相继组团重回朝鲜,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只有一个请求——无论旅程如何辛苦,都一定要去昔日战友的墓前祭扫。

2013年夏天,《环球时报》跟随民政部组织的30多名志愿军老战士及烈士家属一起踏上故地重游之旅,前往开城松岳山志愿军烈士陵园。出发当天的清晨,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80岁高龄的老战士们不顾开城大雨的天气预报执意要求前往。

大巴车一驶入开城,老战士们就激动起来。坐落在开城市北郊的开城松岳山志愿军烈士陵园是合葬墓,绝大部分志愿军牺牲后连名字都没能确认,只能以“无名”的形式安葬。陵园正面,郭沫若题词的墓碑写着“永垂不朽”四个大字,静静陪伴着长眠于此的无名烈士们。

在烈士墓前,老战士和烈士家属们再也难以抑制自己的感情,抚着昔日战友或亲属的墓碑深深鞠躬,痛哭失声。“如果不是你们战斗时将年龄小的我围在中间,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我,我怎么能平安活下来看望你们……”“爸爸,我来看你了……”这时,天降大雨,似乎真的在陪老战士们一起哭泣。

朝鲜有几十处志愿军陵园

据《环球时报》了解,在朝鲜平壤、桧仓、开城、安州、成川和长津等地,建有大大小小近百个志愿军烈士陵园或烈士墓。得益于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和朝鲜《劳动》外事处的帮助,《环球时报》一年内走过了兄弟山、桧仓、开城松岳山、长津湖等4处志愿军陵园和罗盛教烈士墓等5处地方。

在朝鲜的几十个志愿军烈士陵园中,桧仓陵园是规模、着名的一个。去年今日,《环球时报》随同志愿军烈士纪念设施祭扫考察团一起前往桧仓参加了陵园修缮工程的竣工仪式,举行了祭扫活动。

前往桧仓的路蜿蜒曲折,山路坑坑洼洼,100公里的距离开车走了整三个小时。陵园建成于1957年,是志愿军与当地群众共同修建的,占地约9万平方米,2011年中朝合作正式启动修缮工程。在崇山峻岭的掩映下,这里长眠着包括毛岸英烈士在内的134名中华儿女。毛岸英墓前矗立着他的半身铜像。“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志愿军烈士没有回到祖国,但在朝鲜老人的心中,在老战友和家属的心中,在我们的心中,从来不曾也不会忘记。

原标题:本报驻朝探访志愿军墓听朝鲜老人忆当年

原文链接:

稿源:环球

作者:朱马烈

吊装炭化炉
精密无缝钢管
塔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