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黑暗森林搜索版神马突围三纪元

2019年03月08日 栏目:故事

黑暗森林搜索版:神马突围三纪元 以雷军的影响力,用不着去沾谁的光;但近他一条关于《三体》的微博,确实沾了刘慈欣的光 评论里终于不再是清一色

黑暗森林搜索版:神马突围三纪元 以雷军的影响力,用不着去沾谁的光;但近他一条关于《三体》的微博,确实沾了刘慈欣的光 评论里终于不再是清一色的 操,抢不到 、 给个F码 ,开始有了关于这本小说的讨论。

以雷军的影响力,用不着去沾谁的光;但近他一条关于《三体》的微博,确实沾了刘慈欣的光——评论里终于不再是清一色的「操,抢不到」、「给个 F 码」,开始有了关于这本小说的讨论。

《三体》在互联行业内的「圣经化」不是偶然,因为其中强调的「各种宇宙通用价值观」,能够生动地套用在市场竞争格局中,形象地提醒你:干这行,不是游览观光,不是吟诗作对,不是描画绣花,不能那样文雅。

这里是黑暗森林,没什么闲庭信步,只有猜疑链、生存至上的蛮横理念。

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是未知的黑暗森林,里面有想吞噬一切的巨头,有穷追不舍的图谋篡位者,也有暂时栖身方寸之地的新晋者。身在其中的任何一方,都能闻到空气中各种错综纠结和原始冲动搅拌在一起,压榨出来的血腥味。因此,孤立地看待一个行业事件,不与体系相结合,是片面无趣的。例如今年战火激烈的基础领域——移动搜索,导火性事件是 4 月底 UC 切量发布神马搜索,百度快速回击,后续的各种产品对峙、公关交火、渠道压制…… 单纯看这些,对早已经历过 3Q 大战、3B 大战的观众来说,算不上有什么吸引力,因为观点无非正反两方:百度不择手段地打压,或神马在借势炒作——UC 和百度的故事很多,这些算不上料。况且从的中国移动和 CNIT 移动搜索市场份额数据看,位居次席的神马,与榜首百度差距还很大。百度有必要过度反应吗?

从《三体》的语境看,有必要。因为「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再回过头看,此前百度至少有两个时机将神马彻底摧毁在史前,都阴差阳错地未能实现。当神马跃进第三阶段,百度已经绝不可能再放任时间点流失。

这不是道德命题,而是生存问题。生存没有对错,只有利弊。

威慑纪元 2009..8:流量洼地《三体》中,地球面对三体人压倒性的文明力量,基本上毫无胜算。之所以能迫使三体舰队改变航向,甚至向地球输送技术和利益,是因为他们建立了一套信号广播系统,能将三体星的坐标发送宇宙这个「黑暗森林」中,招致来自其他文明的毁灭性打击——当然,太阳系的坐标也会同时暴露,因此这算是一种玉石俱焚的做法。两股互相敌对的势力,后来却因为恐惧潜伏在暗处的第三方而互相掩护,这就是微妙的「黑暗森林体系」,史称「威慑纪元」。

百度 2005 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时,UC 公司才刚成立不到一年;2009 年,当后来的点心 OS 创始人、彼时的百度员工张磊,开始大力发展公司移动搜索业务时,百度已经贵为 BAT 铁三角之一。而那时,俞永福还在各种场合反复声称 UC 是创业者。至少在这个阶段内,单从公司体量上看,百度要比 UC 庞大得多,类似三体与地球的力量差距。

有一个细节是神马发布时,UC 声称移动搜索计划已经启动了四年之久——也就是从 2010 年开始做的搜索,照理以百度的行业渗透力,知道这一点并不难。之所以按兵不动,的原因就在于双方之间已经在各种利益因素作用之下,建立了某种形式的互相牵制。

按照张磊的描述,「2009 年做移动搜索,数得上的竞争对手包括宜搜、Google、易查、搜搜等。其中 Google 强势,必须联合 UC 共同对抗。」虽然后来 Google 生变退出了中国市场,但这一「联合」的影响非常深远,建立了当时百度无线的流量洼地——多时据说百度 70% 的无线端流量都来自于 UC;而 UC 也凭借百度攫取了大量资金和资源,跃升至新贵,并成为历年百度联盟峰会的座上宾。

在这个时期,浏览器就这样成为了双方互相威慑、维系战略平衡的核心支点。百度一定清楚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后患无穷,但同时又急需 UC 维系自身在移动端的强势;UC 也一定明白百度会逐渐开始建立自己的无线流量渠道(例如浏览器),但彼时也会需要百度的资源来快速发展自己的生态体系。

威慑纪元的标志就是,在取得自身利益的保证之前,任何一方也不会轻举妄动。双方就在无休止的猜疑链中,不断博弈,不断牵制,却又不断互相依靠,直至进入黑暗森林的下一个阶段。

广播纪元 2012..4:移动坐标 回到小说,威慑纪元的终结原因,在于地球人心志变疲软了。三体人算准当时的地球人没有玉石俱焚的胆量,再一次开始进攻,瞬间就完成了征服。但他们没想到漂流在外太空的一些地球人还有发射信号、广播坐标的能力,结果导致老巢暴露在宇宙黑暗森林中,随时可能遭遇打击,危在旦夕……广播纪元开启。

2010 年初 Google 退出中国以后,百度在 PC 搜索领域再也没有任何等量级的对手,加上黑洞级别的入口效应、商业模式和超高利润率,在收益和成长速度方面几乎横扫了整个中国互联——就像三体人以压倒性优势征服太阳系一样。但如行业内其他的公司一样,百度同时也正在进入一片巨大的迷雾中——移动互联。苹果和 Google 在地球另一侧掀起的这场革命,经过蝴蝶效应后正迅速向中国市场纵深渗透,整个行业的游戏规则都处于剧变前夕。

彼时,已经开始破茧,腾讯内部资源开始倾斜到广研;阿里则一手将自己的电商体系转移到移动端,一手拉开收购整个中国互联的疯狂序幕。唯有百度,几乎按兵不动,李彦宏在公开场合发表「移动互联是酒驾」、「闹中取静」。

这或许是他在放「烟幕弹」,彼时李明远已经从 UC 回归百度,肩负起重振百度移动业务的。但问题是移动搜索的形态变化相对 PC 搜索来说太过剧烈,就连 Google 这样的科幻级公司到目前也还在探索中,导致百度的「闹中取静」某种角度来看成为了一种拖沓。随着时间推移,「百度在移动没有端」这个「坐标」暴露的风险也越来越大。

清楚这个坐标的肯定是 UC,因为百度的移动流量出口很大部分在它那儿,但掀翻桌子、将「坐标」广播到全球行业的却是 360。2012 年 8 月,360 利用自己在 PC 浏览器端的强势对百度发动突袭,一夜之间撕下 10% 的 PC 搜索市场份额,随后凭借运营和差异化让市场份额稳步增长至 20% 以上。老实说,以百度在 PC 搜索领域多年的技术积累和体系建设,要彻底掀翻几乎不可能。但周鸿祎的闪击却让媒体圈和华尔街彻底注意到,百度多年来「一招鲜」、完美财报背后的「隐患坐标」——移动侧「端」的缺失。

强大的三体人在坐标暴露后反应迅速,立刻转向开始寻找新的栖身地。百度也是——2012 突袭发生之后,20 亿美元询购 UC,19 亿美元吞噬 91,倾注公司资源全力发展各种移动客户端的装机量。这是一场时间竞赛,「黑暗森林打击」的特点是到来时间的不确定性,百度必须抢在这个时间点之前,彻底摆脱对于外围端的依赖,将流量洼地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

只不过这种快速应对,即使是百度这样的巨头,也很难避免一些思路上的仓促。2012 年 9 月,百度移动发布了百度云「七剑」,几乎一口气做了各种小细节,有浏览器内核、个人云存储、站转码工具,还有 LBS;以及的 14 个预装量过亿的 Apps;确定产品形态与浏览器本源的百度,在后期成为百度移动旗舰产品…… 与此同时,2010 年放任 UC 发展移动搜索的隐患却变得清晰起来。回绝百度的报价后,2013 年 8 月 UC 宣布接受阿里入股;然后,就是 2014 年 4 月 UC 推出神马搜索,将 UC 浏览器上原本属于百度的搜索流量部分切换后,一夜之间分走了 1 亿活跃用户。两次广播后,百度移动的危机感已经彻底觉醒。

掩体纪元 2014.4-????.?:技术爆炸 掩体纪元的主体是地球人。广播纪元后,太阳系与三体星一样,遭受打击只是时间问题。但数学模型显示,其中的四颗巨行星木星、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将在打击后保持完好,由此诞生了「掩体计划」——在这四大行星背阳面建设供全人类移民的太空城,以躲过黑暗森林打击,为后续文明发展保存火种。这个阶段,史称「掩体纪元」。

从 UC 在决定推出神马搜索时,肯定猜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一旦暴露,打击一定会接踵而至。因此就采用了一套类似的过渡体系——以 UC 浏览器为核心的「掩体计划」,只要浏览器壁垒一天不破,神马就能抗住各种各样的打击,保住自己的市场地位。中国移动和中国 IT 研究中心(CNIT)的数据都显示,神马目前市场第二的位置稳固,而月活跃用户数增长至 1.3 亿。

但与小说情节略有不同的是,神马搜索在受到行业内未知力量理所当然的打击同时,也将感受到来自百度的激烈压迫感——《三体》中,三体人在坐标暴露后就丢下太阳系迅速跑路了。

百度的压制体现在各个方面。产品上集中资源,力推与 UC 浏览器本源的百度;利用国内数一数二的应用分发强势地位,不断干扰 UC;消息源屏蔽,市场报告抹除、唱衰浏览器……这不是道德层面上的问题,因为赶尽杀绝,才是对竞争对手的重视,才是保障自己生存的法则。

可以确定的是,这将是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因为神马已经启动掩体,百度要突破的绝不是一个 UC 浏览器那么简单,而是一整套浏览器体系。就像要解决百度,就必须要摧毁一整个 PC 搜索生态体系;竞争对手要击败腾讯,就必须要摧毁一整个社交生态体系。积累数十年的体系才能有资格成为掩体。

但这么打消耗战,

黑暗森林搜索版神马突围三纪元

终被吞掉的还会是神马。掩体再坚固,也会有消耗殆尽的一天,唯有将战火烧到对手在乎的主场,才能将敌人彻底击败。神马能仰仗的,就是利用《三体》中提到的「技术爆炸」,占据移动搜索这个形态未定、同时百度战略上重视的新领域——就像基因突变,小公司能突然在技术上大跃进,一举超越巨头。

一些苗头已经隐约出现。百度目前的市值超过 700 亿美元,而 UC 不过 40 亿美元。在移动搜索上,虽然神马的整体市场份额还远远落后于百度,但根据 CNIT 的数据,在购物、阅读、游戏三个移动核心需求上,神马的检索渗透率已经越过百度。

另外考虑整体环境,阿里这样的超级巨头也已经介入神马的体系建设,将自身积累或并购而来的数据资产不断融入其中,试图加快神马在移动搜索领域「技术爆炸」进度。例如,高德地图的优质 LBS 资源,已经在阿里 CEO 陆兆禧的亲自督阵下,开始进行与神马搜索的整合。

因此,这个仍在行进中的纪元,就成为了百度与神马之间的时间竞赛:不再傲慢的百度是务实的,他们的目标就是必须在神马彻底成为一个移动搜索新物种之前,突破阿里和 UC 为之建立的浏览器掩体,彻底绞杀之;如履薄冰的神马是激进的,他们的目标就是在百度捣毁以 UC 浏览器体系为核心的掩体之前,尽快借助阿里的资源完成自我进化,反攻击垮百度…… 这就是从《三体》的语境看,移动搜索战场正在发生的故事。巨头百度与新锐神马之间,或许远远还没有结束,或许很快就会有胜负。

但相信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生存本就是一种幸运,但如果有人觉得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这就是他们会失败的根本原因。

创之(o)是TECH2IPO/创见旗下创业主题子站,为创业者、投资人提供有价值资讯和观点,欢迎你与我们共同建设!公众号:chuangzhiwang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