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科学家将建模人类大脑超级机器人或毁灭人类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金融

科学家将建模人类大脑 超级机器人或毁灭人类北京时间2月28日消息,英国每日电邮报道,近日瑞士的科学家研发了一款能够自己思考并表达情绪的机

科学家将建模人类大脑 超级机器人或毁灭人类

北京时间2月28日消息,英国每日电邮报道,近日瑞士的科学家研发了一款能够自己思考并表达情绪的机器。去年底英国剑桥大学的学术人员提出一个简单的问题:人类科技怎样的发展将造成对人类物种新型的、灭绝性的威胁?为了找寻答案,该研究小组,包括哲学家胡普赖斯(Huw Price)、宇宙学家马丁里斯(Martin Rees)教授和Skype联合创始人让塔林(Jann Tallinn),成立了一个研究中心CSER研究中心( The Cambridge Project for Existential Risk),用于研究那些潜在的一次性的可能导致物种灭绝事件。

为了刺激公众对大毁灭事件的胃口,研究人员草拟了一份描述各种人为因素造成大灾难情景的名单,其中包括气候变化、生物技术和核战争。然而该名单末尾的一项,人工智能,才是最引人遐想的。如果电脑能够达到甚至超过人类的智能从而能够自己编写电脑程序,那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普赖斯和塔林问道。机器能够研发更加智能的机器,这将导致智能爆炸(最先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是与阿兰图灵(Alan Turing)在布莱切利园合作的杰克古德(Jack Good),他认为这样成熟精密的机器将会是人类的最后一项发明)

这项研究的标题也发人深省:杀死机器人?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评估了人工智能的风险性。一般来说它们是有益于公众的,除非你正在进行一项具有前所未有深远意义的宏伟科研项目,旨在研发超级电脑,后者具有前所未见的强大能力,甚至能够建模人类的整个大脑,并包含所有的人类智能和情绪的复杂性。

50岁的亨利马克拉姆(Henry Markram)是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人类脑计划(HBP)的负责人,他带领的研究小组开发了整个人类大脑的电脑仿真程序,旨在探索究竟是什么将人类与机器区分来开的重要见解,并研发治疗脑部疾病的新型治疗方法,并研发革命性的新型计算机技术。

人类脑计划负责人亨利马克拉姆

CSER的研究人员正在为人类的未来担忧苦恼,马克拉姆也在焦急的等待HBP是否获得欧盟10亿欧元项目资助的结果这一庞大的资金足以将这个项目变成10年后世上最大的科研探索项目之一。

募集资金这一活动早于2009年就已经开始,当时有23个项目提案竞争未来新兴技术(FET,Future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旗舰项目比赛的前两名

。设立这个旗舰项目是为了支持根本性科学概念的科学研究。1月28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的会议上,马克拉姆的项目被列为这项比赛的胜者之一(另一个获胜者是一个全欧洲项目,旨在研发重要的单层石墨材料)。马克拉姆解释了这项研究的目标、最初灵感和潜在的启示意义。

模拟人类大脑是我们希望系统性重建大脑的重要工具,我们将其一块块的拼接起来,追本溯源到其生物规则并对其进行测试, 马克拉姆说道。当你开始这么做时,你会发现很多细节并找到这背后的原因,事情就逐渐变得明朗。例如我们将它与一个机器人相连接,我们希望这个机器人通过自己的大脑学会表现不同的行为,具有更高的大脑功能,变得更有能力,也即潜在的更加智能。

对马克拉姆来说,这一项目应该激发兴趣产生奇迹,而非催生恐惧。他认为获得对大脑的完美重建意味着我们对大脑是如何运作的深刻理解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同时我们也知道当它被破坏时将如何修复,这便是他研究的终极目标。我一直都对如何治疗大脑疾病非常感兴趣。

马克拉姆曾在南非开普敦大学研究电生理学,最初在活生物上测试大脑的电流过程,随后将科研重心关注于更小规模的单个细胞,继而延伸到组建细胞的携带信息的基因。当他完成这一系列研究后才意识到自己的研究方向是错误的,因为他想要理解的是大脑整体是如何运作的。因此他将科研目标转而变大,开始建立从基因到蛋白质到细胞到连接大脑区域到认知行为再到认知的整条因果链。

HBP的产生纯属机缘巧合。2002年马克拉姆即将成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一名出色的电生理学家时,就在他准备飞往美国前几天,他接到神经系统科学家帕特里克埃比舍(Patrick Aebischer)的,后者现为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校长。当时埃比舍雄心勃勃的想要将EPFL建造成即使普通但可靠的研究院校,因此急需具有雄心壮志并有想法的科学家,因此他致电马克拉姆,并提供了后者无法回绝的优越条件。

我在麻省理工学院最初拥有一大笔科研资金,但我意识到研究的最后阶段将会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因此我选择来到EPFL,有很多人支持我的这一决定。

单个神经元的电脑可视化图像。

三年后,也即2005年,EPFL购买了IBM超级电脑蓝色基因计划L,它每个芯片上拥有两个处理器,而两片芯片位于所谓的电脑卡上,16块电脑卡被插入一个桥接卡,每块机架,也就是一种灰板机箱,上放有32个桥接卡,层层堆积高达2米。它并不便宜,每块机架大约200万美元,与IBM的合作使得EPFL获得了4块机架。

蓝色基因计划L使得马克拉姆启动了蓝色大脑项目(BBP),项目的基本目标非常简单:模拟老鼠的大脑皮质柱。皮质柱是大脑的基本建构单元,它们是由上千个单独脑细胞(神经元)组成,后者是神经纤维(轴突)包裹的核组成,并形成枝状、树状结构(树突)。突触是大脑的信使,它使得电流或化学信号能够穿过轴突和树突。BBP项目算是马克拉姆HBP项目议案的演习。BBP的其中一名科学家马克-奥利弗格沃蒂格(Marc-Oliver Gewaltig)解释道,老鼠的皮质柱里大约有3万个神经元,人类皮质柱里大约有10万个神经元。每个皮质柱大约2毫米高0.3毫米宽,人类大脑皮层也就是皱巴巴灰绿色的表面大约有200万个皮质柱。

大脑系统的复杂性与我们所知的任何络都有所不同

大脑系统的复杂性与我们所知的任何络都有所不同,通过采样和物理实验进行绘制建模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几乎无法实验性的绘制出大脑,它太巨大了。针头般大小的一片大脑组织里拥有3000个通道,就像一座城市里有3000条街道,绘制其中22条通道需要花费20年时间。 马克拉姆的解决办法便是对大脑进行电脑建模,利用所知的数据预测和填补知识的漏洞和空缺,将大脑里每个节点相连接,然后做实验验证这些预测。现在马克拉姆获得10亿欧元的资金将之付诸实践。

雄厚的资金使得整个欧洲的科学家能够相互合作,形成了一个由不同领域各具专长的科学家,从医学到计算机,组成的神经科学研究小组,这就是埃比舍所说的信息-生物-纳米-认知性-科学链。

大量的数据和实验结果将整理出来并共享,随着信息的不断涌入,马克拉姆将不断连接这些节点,如果他能成功的连接所有节点,那么10年的研究结果将会是无限逼近大脑真实情况的电脑模拟。

这项研究最重要的应用在于医学领域,它潜在的或可能找到治疗脑部疾病,从自闭症到老年痴呆症的新方法。每年欧盟都花费数千亿的资金找寻治疗方法。马克拉姆并不保证能够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但他能够提供电脑模型,以供研究人员和制药公司在进行昂贵的临床试验前,先将想法在电脑模型上进行测试,从而排除疗效不好的药物。马克拉姆希望这将革命性的改变整个研究进程加速治疗脑部疾病的药物的研发过程。通过计算机模型使得科学家能够看清脑部疾病在大脑皮层里的细节展示,这将极大地改变药物研发进程过慢的现状,这将是向前发展的巨大飞越。马克拉姆说道。

涪城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重庆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北海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南京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河源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