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我的新衣吴昕服饰上的新疆哈密刺绣历史背景

2019年11月05日 栏目:网络

《我的新衣》(原《女神的新衣》第三季)第七期上周六在东方卫视播出,复古风潮热浪来袭,吴昕携手设计师韩雯带来了以电影《龙门飞甲》为灵感的中国风

《我的新衣》(原《女神的新衣》第三季)第七期上周六在东方卫视播出,复古风潮热浪来袭,吴昕携手设计师韩雯带来了以电影《龙门飞甲》为灵感的中国风服装设计,服饰上运用了明代十二章纹的纹样,并对其进行了重新的解剖和设计。节目现场吴昕的“新衣”被多位买手争相抢夺,终被高价拍下。

吴昕所穿大衣后背上的西域骑兵的刺绣图案新颖,绣样精美,在现场引起了主持人林海的兴趣,据设计师韩雯介绍,为了更深入地表达设计的完整性,这次的“新衣”加入了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工艺——新疆哈密刺绣。这个西域骑兵的图案采用的就是新疆哈密的维吾尔刺绣。节目组也不远万里地请来了两位绣娘,热娜古丽和阿瓦汗。韩雯介绍称,这两位绣娘手工刺绣的时间已经超过30年了,此次为了尽快完成服装上西域骑兵的刺绣,热娜古丽绣了三天三夜。据韩雯讲,西域骑兵刺绣所用的是天然的蚕丝线,现在在新疆香丽只有一个大叔会染这种蚕丝线,百分之百染色,这种线的好处是一百年不会掉色,而且越用越亮。虽然哈密维吾尔族刺绣于2008年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刺绣技艺的传承却不容乐观。据设计师韩雯介绍,新疆只有几十个绣娘会哈密刺绣,而且她们的平均年龄都大于50岁,刺绣的纹样也从以前的两千多个减少到八个。

当主持人林海问到,这样一幅哈密刺绣在市场上可以卖到多少钱的时候,两位绣娘眼眶泛泪,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韩雯解释说“她们(绣娘)很贫穷,一年的收入有时候只有两千块钱”。韩雯说“我觉得如果结合好的设计,她们的这个工艺和她们的这个手艺,应该是可以传承下去的,所以我就想尽我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她们。”买手徐峰立和很多现场的观众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中国的四大名绣蜀绣、湘绣、苏绣、粤绣声名在外,也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保护,而哈密刺绣由于刺绣技艺掌握的人数少,知名度低,而导致它的传承和推广都受到限制。林海也呼吁,保护这个即将失传的传统的工艺,也希望通过《我的新衣》这个平台的力量,让这一门很独特很璀璨的文化能够保留下去,让绣娘们,不仅仅绣的是岁月,还可以绣出财富。吴昕在节目结束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把疆绣这个文化推广出去,这个才是重要的”。《我的新衣》节目一直倡导“造型亦造心”,希望通过节目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哈密刺绣的展示和介绍,也让更多的观众能够关注这一传统的手工艺,能够加入到对哈密刺绣的传承和保护中来。

《我的新衣》(原《女神的新衣》第三季)第七期上周六在东方卫视播出,复古风潮热浪来袭,吴昕携手设计师韩雯带来了以电影《龙门飞甲》为灵感的中国风服装设计,服饰上运用了明代十二章纹的纹样,并对其进行了重新的解剖和设计。节目现场吴昕的“新衣”被多位买手争相抢夺,终被高价拍下。

吴昕所穿大衣后背上的西域骑兵的刺绣图案新颖,绣样精美,在现场引起了主持人林海的兴趣,据设计师韩雯介绍,为了更深入地表达设计的完整性,这次的“新衣”加入了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工艺——新疆哈密刺绣。这个西域骑兵的图案采用的就是新疆哈密的维吾尔刺绣。节目组也不远万里地请来了两位绣娘,热娜古丽和阿瓦汗。韩雯介绍称,这两位绣娘手工刺绣的时间已经超过30年了,此次为了尽快完成服装上西域骑兵的刺绣,热娜古丽绣了三天三夜。据韩雯讲,西域骑兵刺绣所用的是天然的蚕丝线,现在在新疆香丽只有一个大叔会染这种蚕丝线,百分之百染色,这种线的好处是一百年不会掉色,而且越用越亮。虽然哈密维吾尔族刺绣于2008年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刺绣技艺的传承却不容乐观。据设计师韩雯介绍,新疆只有几十个绣娘会哈密刺绣,而且她们的平均年龄都大于50岁,刺绣的纹样也从以前的两千多个减少到八个。

当主持人林海问到,这样一幅哈密刺绣在市场上可以卖到多少钱的时候,两位绣娘眼眶泛泪,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韩雯解释说“她们(绣娘)很贫穷,一年的收入有时候只有两千块钱”。韩雯说“我觉得如果结合好的设计,她们的这个工艺和她们的这个手艺,应该是可以传承下去的,所以我就想尽我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她们。”买手徐峰立和很多现场的观众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中国的四大名绣蜀绣、湘绣、苏绣、粤绣声名在外,也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保护,而哈密刺绣由于刺绣技艺掌握的人数少,知名度低,而导致它的传承和推广都受到限制。林海也呼吁,保护这个即将失传的传统的工艺,也希望通过《我的新衣》这个平台的力量,让这一门很独特很璀璨的文化能够保留下去,让绣娘们,不仅仅绣的是岁月,还可以绣出财富。吴昕在节目结束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把疆绣这个文化推广出去,这个才是重要的”。《我的新衣》节目一直倡导“造型亦造心”,希望通过节目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哈密刺绣的展示和介绍,也让更多的观众能够关注这一传统的手工艺,能够加入到对哈密刺绣的传承和保护中来。

《我的新衣》(原《女神的新衣》第三季)第七期上周六在东方卫视播出,复古风潮热浪来袭,吴昕携手设计师韩雯带来了以电影《龙门飞甲》为灵感的中国风服装设计,服饰上运用了明代十二章纹的纹样,并对其进行了重新的解剖和设计。节目现场吴昕的“新衣”被多位买手争相抢夺,终被高价拍下。

吴昕所穿大衣后背上的西域骑兵的刺绣图案新颖,绣样精美,在现场引起了主持人林海的兴趣,据设计师韩雯介绍,为了更深入地表达设计的完整性,这次的“新衣”加入了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工艺——新疆哈密刺绣。这个西域骑兵的图案采用的就是新疆哈密的维吾尔刺绣。节目组也不远万里地请来了两位绣娘,热娜古丽和阿瓦汗。韩雯介绍称,这两位绣娘手工刺绣的时间已经超过30年了,此次为了尽快完成服装上西域骑兵的刺绣,热娜古丽绣了三天三夜。据韩雯讲,西域骑兵刺绣所用的是天然的蚕丝线,现在在新疆香丽只有一个大叔会染这种蚕丝线,百分之百染色,这种线的好处是一百年不会掉色,而且越用越亮。虽然哈密维吾尔族刺绣于2008年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刺绣技艺的传承却不容乐观。据设计师韩雯介绍,新疆只有几十个绣娘会哈密刺绣,而且她们的平均年龄都大于50岁,刺绣的纹样也从以前的两千多个减少到八个。

当主持人林海问到,这样一幅哈密刺绣在市场上可以卖到多少钱的时候,两位绣娘眼眶泛泪,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韩雯解释说“她们(绣娘)很贫穷,一年的收入有时候只有两千块钱”。韩雯说“我觉得如果结合好的设计,她们的这个工艺和她们的这个手艺,应该是可以传承下去的,所以我就想尽我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她们。”买手徐峰立和很多现场的观众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中国的四大名绣蜀绣、湘绣、苏绣、粤绣声名在外,也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保护,而哈密刺绣由于刺绣技艺掌握的人数少,知名度低,而导致它的传承和推广都受到限制。林海也呼吁,保护这个即将失传的传统的工艺,也希望通过《我的新衣》这个平台的力量,让这一门很独特很璀璨的文化能够保留下去,让绣娘们,不仅仅绣的是岁月,还可以绣出财富。吴昕在节目结束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把疆绣这个文化推广出去,这个才是重要的”。《我的新衣》节目一直倡导“造型亦造心”,希望通过节目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哈密刺绣的展示和介绍,也让更多的观众能够关注这一传统的手工艺,能够加入到对哈密刺绣的传承和保护中来。

《我的新衣》(原《女神的新衣》第三季)第七期上周六在东方卫视播出,复古风潮热浪来袭,吴昕携手设计师韩雯带来了以电影《龙门飞甲》为灵感的中国风服装设计,服饰上运用了明代十二章纹的纹样,并对其进行了重新的解剖和设计。节目现场吴昕的“新衣”被多位买手争相抢夺,终被高价拍下。

吴昕所穿大衣后背上的西域骑兵的刺绣图案新颖,绣样精美,在现场引起了主持人林海的兴趣,据设计师韩雯介绍,为了更深入地表达设计的完整性,这次的“新衣”加入了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工艺——新疆哈密刺绣。这个西域骑兵的图案采用的就是新疆哈密的维吾尔刺绣。节目组也不远万里地请来了两位绣娘,热娜古丽和阿瓦汗。韩雯介绍称,这两位绣娘手工刺绣的时间已经超过30年了,此次为了尽快完成服装上西域骑兵的刺绣,热娜古丽绣了三天三夜。据韩雯讲,西域骑兵刺绣所用的是天然的蚕丝线,现在在新疆香丽只有一个大叔会染这种蚕丝线,百分之百染色,这种线的好处是一百年不会掉色,而且越用越亮。虽然哈密维吾尔族刺绣于2008年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刺绣技艺的传承却不容乐观。据设计师韩雯介绍,新疆只有几十个绣娘会哈密刺绣,而且她们的平均年龄都大于50岁,刺绣的纹样也从以前的两千多个减少到八个。

当主持人林海问到,这样一幅哈密刺绣在市场上可以卖到多少钱的时候,两位绣娘眼眶泛泪,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韩雯解释说“她们(绣娘)很贫穷,一年的收入有时候只有两千块钱”。韩雯说“我觉得如果结合好的设计,她们的这个工艺和她们的这个手艺,应该是可以传承下去的,所以我就想尽我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她们。”买手徐峰立和很多现场的观众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中国的四大名绣蜀绣、湘绣、苏绣、粤绣声名在外,也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保护,而哈密刺绣由于刺绣技艺掌握的人数少,知名度低,而导致它的传承和推广都受到限制。林海也呼吁,保护这个即将失传的传统的工艺,也希望通过《我的新衣》这个平台的力量,让这一门很独特很璀璨的文化能够保留下去,让绣娘们,不仅仅绣的是岁月,还可以绣出财富。吴昕在节目结束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把疆绣这个文化推广出去,这个才是重要的”。《我的新衣》节目一直倡导“造型亦造心”,希望通过节目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哈密刺绣的展示和介绍,也让更多的观众能够关注这一传统的手工艺,能够加入到对哈密刺绣的传承和保护中来。

《我的新衣》(原《女神的新衣》第三季)第七期上周六在东方卫视播出,复古风潮热浪来袭,吴昕携手设计师韩雯带来了以电影《龙门飞甲》为灵感的中国风服装设计,服饰上运用了明代十二章纹的纹样,并对其进行了重新的解剖和设计。节目现场吴昕的“新衣”被多位买手争相抢夺,终被高价拍下。

吴昕所穿大衣后背上的西域骑兵的刺绣图案新颖,绣样精美,在现场引起了主持人林海的兴趣,据设计师韩雯介绍,为了更深入地表达设计的完整性,这次的“新衣”加入了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工艺——新疆哈密刺绣。这个西域骑兵的图案采用的就是新疆哈密的维吾尔刺绣。节目组也不远万里地请来了两位绣娘,热娜古丽和阿瓦汗。韩雯介绍称,这两位绣娘手工刺绣的时间已经超过30年了,此次为了尽快完成服装上西域骑兵的刺绣,热娜古丽绣了三天三夜。据韩雯讲,西域骑兵刺绣所用的是天然的蚕丝线,现在在新疆香丽只有一个大叔会染这种蚕丝线,百分之百染色,这种线的好处是一百年不会掉色,而且越用越亮。虽然哈密维吾尔族刺绣于2008年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刺绣技艺的传承却不容乐观。据设计师韩雯介绍,新疆只有几十个绣娘会哈密刺绣,而且她们的平均年龄都大于50岁,刺绣的纹样也从以前的两千多个减少到八个。

当主持人林海问到,这样一幅哈密刺绣在市场上可以卖到多少钱的时候,两位绣娘眼眶泛泪,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韩雯解释说“她们(绣娘)很贫穷,一年的收入有时候只有两千块钱”。韩雯说“我觉得如果结合好的设计,她们的这个工艺和她们的这个手艺,应该是可以传承下去的,所以我就想尽我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她们。”买手徐峰立和很多现场的观众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中国的四大名绣蜀绣、湘绣、苏绣、粤绣声名在外,也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保护,而哈密刺绣由于刺绣技艺掌握的人数少,知名度低,而导致它的传承和推广都受到限制。林海也呼吁,保护这个即将失传的传统的工艺,也希望通过《我的新衣》这个平台的力量,让这一门很独特很璀璨的文化能够保留下去,让绣娘们,不仅仅绣的是岁月,还可以绣出财富。吴昕在节目结束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把疆绣这个文化推广出去,这个才是重要的”。《我的新衣》节目一直倡导“造型亦造心”,希望通过节目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哈密刺绣的展示和介绍,也让更多的观众能够关注这一传统的手工艺,能够加入到对哈密刺绣的传承和保护中来。

《我的新衣》(原《女神的新衣》第三季)第七期上周六在东方卫视播出,复古风潮热浪来袭,吴昕携手设计师韩雯带来了以电影《龙门飞甲》为灵感的中国风服装设计,服饰上运用了明代十二章纹的纹样,并对其进行了重新的解剖和设计。节目现场吴昕的“新衣”被多位买手争相抢夺,终被高价拍下。

吴昕所穿大衣后背上的西域骑兵的刺绣图案新颖,绣样精美,在现场引起了主持人林海的兴趣,据设计师韩雯介绍,为了更深入地表达设计的完整性,这次的“新衣”加入了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工艺——新疆哈密刺绣。这个西域骑兵的图案采用的就是新疆哈密的维吾尔刺绣。节目组也不远万里地请来了两位绣娘,热娜古丽和阿瓦汗。韩雯介绍称,这两位绣娘手工刺绣的时间已经超过30年了,此次为了尽快完成服装上西域骑兵的刺绣,热娜古丽绣了三天三夜。据韩雯讲,西域骑兵刺绣所用的是天然的蚕丝线,现在在新疆香丽只有一个大叔会染这种蚕丝线,百分之百染色,这种线的好处是一百年不会掉色,而且越用越亮。虽然哈密维吾尔族刺绣于2008年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刺绣技艺的传承却不容乐观。据设计师韩雯介绍,新疆只有几十个绣娘会哈密刺绣,而且她们的平均年龄都大于50岁,刺绣的纹样也从以前的两千多个减少到八个。

当主持人林海问到,这样一幅哈密刺绣在市场上可以卖到多少钱的时候,两位绣娘眼眶泛泪,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韩雯解释说“她们(绣娘)很贫穷,一年的收入有时候只有两千块钱”。韩雯说“我觉得如果结合好的设计,她们的这个工艺和她们的这个手艺,应该是可以传承下去的,所以我就想尽我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她们。”买手徐峰立和很多现场的观众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中国的四大名绣蜀绣、湘绣、苏绣、粤绣声名在外,也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保护,而哈密刺绣由于刺绣技艺掌握的人数少,知名度低,而导致它的传承和推广都受到限制。林海也呼吁,保护这个即将失传的传统的工艺,也希望通过《我的新衣》这个平台的力量,让这一门很独特很璀璨的文化能够保留下去,让绣娘们,不仅仅绣的是岁月,还可以绣出财富。吴昕在节目结束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把疆绣这个文化推广出去,这个才是重要的”。《我的新衣》节目一直倡导“造型亦造心”,希望通过节目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哈密刺绣的展示和介绍,也让更多的观众能够关注这一传统的手工艺,能够加入到对哈密刺绣的传承和保护中来。

《我的新衣》(原《女神的新衣》第三季)第七期上周六在东方卫视播出,复古风潮热浪来袭,吴昕携手设计师韩雯带来了以电影《龙门飞甲》为灵感的中国风服装设计,服饰上运用了明代十二章纹的纹样,并对其进行了重新的解剖和设计。节目现场吴昕的“新衣”被多位买手争相抢夺,终被高价拍下。

吴昕所穿大衣后背上的西域骑兵的刺绣图案新颖,绣样精美,在现场引起了主持人林海的兴趣,据设计师韩雯介绍,为了更深入地表达设计的完整性,这次的“新衣”加入了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工艺——新疆哈密刺绣。这个西域骑兵的图案采用的就是新疆哈密的维吾尔刺绣。节目组也不远万里地请来了两位绣娘,热娜古丽和阿瓦汗。韩雯介绍称,这两位绣娘手工刺绣的时间已经超过30年了,此次为了尽快完成服装上西域骑兵的刺绣,热娜古丽绣了三天三夜。据韩雯讲,西域骑兵刺绣所用的是天然的蚕丝线,现在在新疆香丽只有一个大叔会染这种蚕丝线,百分之百染色,这种线的好处是一百年不会掉色,而且越用越亮。虽然哈密维吾尔族刺绣于2008年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刺绣技艺的传承却不容乐观。据设计师韩雯介绍,新疆只有几十个绣娘会哈密刺绣,而且她们的平均年龄都大于50岁,刺绣的纹样也从以前的两千多个减少到八个。

当主持人林海问到,这样一幅哈密刺绣在市场上可以卖到多少钱的时候,两位绣娘眼眶泛泪,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韩雯解释说“她们(绣娘)很贫穷,一年的收入有时候只有两千块钱”。韩雯说“我觉得如果结合好的设计,她们的这个工艺和她们的这个手艺,应该是可以传承下去的,所以我就想尽我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她们。”买手徐峰立和很多现场的观众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中国的四大名绣蜀绣、湘绣、苏绣、粤绣声名在外,也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保护,而哈密刺绣由于刺绣技艺掌握的人数少,知名度低,而导致它的传承和推广都受到限制。林海也呼吁,保护这个即将失传的传统的工艺,也希望通过《我的新衣》这个平台的力量,让这一门很独特很璀璨的文化能够保留下去,让绣娘们,不仅仅绣的是岁月,还可以绣出财富。吴昕在节目结束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把疆绣这个文化推广出去,这个才是重要的”。《我的新衣》节目一直倡导“造型亦造心”,希望通过节目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哈密刺绣的展示和介绍,也让更多的观众能够关注这一传统的手工艺,能够加入到对哈密刺绣的传承和保护中来。

《我的新衣》(原《女神的新衣》第三季)第七期上周六在东方卫视播出,复古风潮热浪来袭,吴昕携手设计师韩雯带来了以电影《龙门飞甲》为灵感的中国风服装设计,服饰上运用了明代十二章纹的纹样,并对其进行了重新的解剖和设计。节目现场吴昕的“新衣”被多位买手争相抢夺,终被高价拍下。

吴昕所穿大衣后背上的西域骑兵的刺绣图案新颖,绣样精美,在现场引起了主持人林海的兴趣,据设计师韩雯介绍,为了更深入地表达设计的完整性,这次的“新衣”加入了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工艺——新疆哈密刺绣。这个西域骑兵的图案采用的就是新疆哈密的维吾尔刺绣。节目组也不远万里地请来了两位绣娘,热娜古丽和阿瓦汗。韩雯介绍称,这两位绣娘手工刺绣的时间已经超过30年了,此次为了尽快完成服装上西域骑兵的刺绣,热娜古丽绣了三天三夜。据韩雯讲,西域骑兵刺绣所用的是天然的蚕丝线,现在在新疆香丽只有一个大叔会染这种蚕丝线,百分之百染色,这种线的好处是一百年不会掉色,而且越用越亮。虽然哈密维吾尔族刺绣于2008年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刺绣技艺的传承却不容乐观。据设计师韩雯介绍,新疆只有几十个绣娘会哈密刺绣,而且她们的平均年龄都大于50岁,刺绣的纹样也从以前的两千多个减少到八个。

当主持人林海问到,这样一幅哈密刺绣在市场上可以卖到多少钱的时候,两位绣娘眼眶泛泪,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韩雯解释说“她们(绣娘)很贫穷,一年的收入有时候只有两千块钱”。韩雯说“我觉得如果结合好的设计,她们的这个工艺和她们的这个手艺,应该是可以传承下去的,所以我就想尽我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她们。”买手徐峰立和很多现场的观众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中国的四大名绣蜀绣、湘绣、苏绣、粤绣声名在外,也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保护,而哈密刺绣由于刺绣技艺掌握的人数少,知名度低,而导致它的传承和推广都受到限制。林海也呼吁,保护这个即将失传的传统的工艺,也希望通过《我的新衣》这个平台的力量,让这一门很独特很璀璨的文化能够保留下去,让绣娘们,不仅仅绣的是岁月,还可以绣出财富。吴昕在节目结束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把疆绣这个文化推广出去,这个才是重要的”。《我的新衣》节目一直倡导“造型亦造心”,希望通过节目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哈密刺绣的展示和介绍,也让更多的观众能够关注这一传统的手工艺,能够加入到对哈密刺绣的传承和保护中来。

弱视早期症状有哪些?通过那些症状表现可以判断是弱视
女性不孕,推荐2种运动和4个方法,助力健康宝宝
中医治牙痛的五个偏方,你知道几个?
【科普知识】注意 | 这些先天性心脏病常见的并发症家长一定要知道!
子宫肌瘤怎么办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