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竞争逐利揠苗助长艺术考级亟待去功利

2019年07月01日 栏目:旅游

竞争逐利、揠苗助长 艺术考级亟待去“功利”南京2013年12月19日电每到周末,在南京各个艺术考级培训机构,总能看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等

  竞争逐利、揠苗助长 艺术考级亟待去“功利”

  南京2013年12月19日电每到周末,在南京各个艺术考级培训机构,总能看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等送孩子参加培训的场景。

  艺术考级,这个十多年前被视作“贵族”的教育,如今已越来越平民化。据了解,仅我省参加各类艺术考级的人数已达10万余人,其中三成以上是南京考生。这些孩子绝大多数为小学生,有的孩子还学了不止一门。艺术考级已成为当下小学生课外教育的一大热点。

  让孩子们热爱音乐、美术、舞蹈,陶冶情操,提高孩子自身素质,这是多年前家长们让孩子学习艺术的初衷。然而,近年来,家长们“功利”心态越来越重,因为艺术生上中学乃至高考,可以享受特殊照顾,升学、就业“出路”多,导致考级热愈演愈烈。培训中对孩子拔苗助长、培训机构弄虚作假、考级单位趋向逐利等乱象,正让艺术考级证书的含金量急剧下降。

  火爆

  全省每年10万人考级,大多是小学生

  艺术考级是指通过考试形式对学习艺术人员的艺术水平进行测评和给予指导的活动。我国艺术考级是从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衍生而来的,其宗旨在于“普及艺术教育,提高国民素质”。

  目前,全国开办艺术考级活动的单位有80家,考试科目涉及音乐、舞蹈、美术三大艺术门类58个专业。

  艺术考级现场人头攒动

  前不久,来到南京艺术学院艺术考级现场。这里人头攒动,送考车辆挤满了道路。一些家长边走边不断地叮嘱孩子:“摆正心态,不要紧张,拿出平时的水平就行……”

  而在考场内,早已坐满了来自我省各地的考生,他们怀抱各种乐器,有古筝、大提琴、萨克斯等。“这些孩子大多是中小学生,水平不一,有些已经学习两三年了,有的则是次来参加考试。”负责考生登记的王老师说。

  不多时,排在前面的孩子考试结束陆续走出考场,家长们立马围过去询问情况。发现考生的成绩或或良好,几乎都能通过考级。

  询问多位孩子家长得知,很多孩子所学的不仅只有一项技能,有的学习钢琴,还兼修指挥与声乐,有的同时学习古筝与舞蹈。同时学习三四门技能的孩子也大有人在。

  培训机构一年能招四五千学生

  据了解,条件稍好一点的家庭,通常会让孩子学一门艺术课。“每年江苏省参加艺术考级的学生有10万多人,三成以上是南京的。如果算上那些参加艺术培训班的孩子,全省估计要有数十万人,市场十分火爆。”王老师说。

  艺术考级市场如此庞大,随之而来的是考级培训机构也纷纷涌现,目前南京有数十家之多。这些机构良莠不齐,鱼龙混杂,有些刚刚毕业的艺术院校大学生,开个小琴行,就能帮助培训考级;有些是艺术院校的老师,自己收学生在家培训考级;还有一些专门教学生应对考级的机构。

  位于中山北路283号江苏物资大厦的一家考级机构负责人说,他们今年上半年招收的生源约2000多人,一年约有四五千人在此培训,但相比有些艺术学校一年上万人的考级培训人数,他们还算是少的了。

  艺术考级、艺术培训费用不菲

  发现,这些承办考级的培训机构除了根据报考的等级,每人收取几十到几百元不等的报名费外,还有相关艺术种类的等级培训费。一般初级考试的辅导费大约80元一节课,如是专家教学则是200元一节课,如果参加突击强化培训,一节课就要五六百元。以针对学前的初级钢琴辅导课为例,市区内不同培训机构的报价低的80元一节课,高的要到150元一节课,每次的上课时间45分钟左右。一家位于虹桥的培训机构工作人员更是告诉,他们培训费没有具体的报价,要根据学生情况及授课情况来看,要求越高,费用也就越高。

  业内人士坦言,这么多考生,每年考级仅报名费就很庞大,更不用说培训费了。就钢琴考级而言,从1级到10级,除了报名费、培训费还有器材费,一架钢琴从大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这都是要付出的,一般不花个几万元是学不出名堂的。而有些家长为了孩子考级甚至拖家带口到异地照顾,这其中付出更是无法估计。[1][2][3]下一页乱象

  考级热带来一系列隐患

  由于艺术考级的火爆,从考级机构到培训机构以及一些家庭授课的音乐老师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考试机构和培训机构挣钱了,但是,很多被迫学习的孩子不仅浪费了时间、失去了欢乐的童年,甚至被这种被迫式的教育所危害,身心发育受到不良影响。

  考级拔苗助长,学了一年钢琴就报考10级

  发现,不少考级的孩子几乎在小学期间就完成了相关项目的10级考试,有的甚至3年内就拿到10级证书,速度之快让人吃惊。“孩子上初、高中后学业会很紧张,根本无暇参加培训,只有利用好小学这段时间抓紧练习。”一位家长道出缘由。

  “比如说钢琴,小学几年考到10级,其中是有窍门的。”一位培训机构人士说,考级可以越级报名,只要水平够,可以直接申请考较高的等级,考试达到了演奏级水准就可以通过了。了解到,近年来越级考试现象越来越普遍,有的只考过一级就直接报名考三、四、五级,甚至还出现过刚学了一年钢琴就直接报考10级的情况。

  一位钢琴教师马老师坦言:“就我个人的观察,一个孩子按要求扎扎实实练习、领悟弹奏技能,每一级至少需苦练1—2年,越往后,需要的时间就会越长。”

  有培训机构甚至只教半首曲子应付考试

  艺术考级的宗旨在于“普及艺术教育,提高国民素质”,但这一宗旨在市场化的运作下逐渐偏离了这样的轨道。

  据了解,培训机构对考生大多采取应试教育,目标明确:针对终的考试来学习。曾在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深造,现任南京艺术学院钢琴考级评委的孙铿亮老师说:“作为考官,我们主要分练习曲、乐曲、副调和乐谱四个方面,分别考察考生基本功、音乐表现力、综合素质、理性思维和背谱能力。5项中3项合格就通过。”艺术考级的教材都明确规定了考试项目、范围和指定曲目。这就使得不少培训机构在培训时投机取巧,就针对考试曲目进行训练。

  “有些学生来参加考试,弹了一段曲子,考官没有喊停就自行停了,考生居然说‘老师说弹这段就可以过了’。很多培训老师总以为能混过去,有些学生的真实水平也不够。”江苏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杨丽娟告诉。

  考试机构相互竞争逐利现象严重

  在南京音乐考级现场遇到一位从徐州赶来的古筝学员,她要考古筝10级。“担不担心会考不好?”听到的问题,她一脸轻松地说:“没什么可担心的,整天练习那几首曲子,都熟悉了。”

  发现,除了考级考试形式有较大漏洞可钻,考试机构也存在混乱的现象。比如,在南京就有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以及本地的江苏省音协、南京艺术学院等单位进行艺术考级工作,而各单位都称自己权威,在收取费用方面也没有统一标准,让很多家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同时,考试单位还存在相互竞争、相互排斥的现象,一些单位甚至担心对考生太严会失去生源,于是对考级要求逐年放宽,跳级现象愈演愈烈,考级已经成了一门“生意”。

  家长急功近利,孩子兴趣不大

  “我不愿意去考级,每天都要花大量时间练习,苦死了。而且,练的那些曲目我根本不喜欢。”在南京某小学五年级的张同学说,她钢琴已考到七级,但她不喜欢弹钢琴,每天反复练习那几首曲子,太枯燥了。她跟父母“闹”过,但大人的决定没得商量。

  拿着各种艺术等级证书,就可以在升学等方面得到实实在在的优惠,差也能让孩子有一技之长。在不少家长看来,没有一项学习活动可以如此一举多得,艺术简直就成了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万能教育机。

  了解到,大多数家长不是从孩子的兴趣出发要求子女参加培训,更多的是作为一项学习任务布置给孩子,而且带有一定的强迫性。有些家长也坦言:“孩子的同学都参加各类培训,别人学,你不学不行!”

  一位业内人士总结说,目前艺术考级特点是家长激情高、投入大、奉献多,而孩子兴趣不大。

  我国考级证书尚得不到国外认可

  考级如此之乱,一些老师也表示担忧。南京音乐学校校长叶丹说,这种为考级而学习钢琴的方式,会忽略了很多诸如演奏技巧等方面的细节,孩子不可能打下坚实的基础,这对他们今后音乐方面的发展是极其不利的。“像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考级,每一个过程都很严格,如学生要考8级的话,就要学习全面的乐理知识,并能达到作曲的能力。这才是学习音乐的重要意义所在。”叶丹说。

  玄武九洲残疾人文化艺术中心主任朱光俊说,中国现在的考级水准和国外相比相差极大。他曾带学生与国外学子同台演奏,相互一比差距很大,同是钢琴10级,国外学生的基本功扎实,相当于国内大学的水平,而国内的学生仅会弹奏几首曲子。

  “我国的艺术考级证书,大多得不到国外相关机构认证,尤其是省内的考级,通过率高,但含金量却不高,在国际上更得不到承认。”朱光俊说。

  对此,有着多年考级评委经验的孙铿亮说:“艺术考级确实存在很多问题,像学生的书法总是练那么几个字,曲子也只反复弹那么几首。为了应付考级的规定项目,考前半年时间就天天专心攻那么点玩意儿,枯燥乏味,既违反了艺术教学的规律,助长了重技轻艺的思想,又加重了学生的负担。”前一页[1][2][3]下一页建议

  考级市场亟待规范

  要以孩子兴趣为主,倡导快乐学习

  相比于国内市场的混乱,国外的考级相对规范化。“其实国内的考级宗旨和国外都是一样的,只是国内考级市场在发展中背离了初衷。在日本,考级很全面,有统一的组织机构,证书也得到认证,很多人由艺术考级走上专业的艺术之路。但是国内市场因为培训机构逐利现象严重,加上家长对待考级的功利心理,使得其偏离了原来的道路。”杨丽娟说。

  据了解,为了考级,很多孩子除学习外的时间全部排满,有的甚至学好几个项目,辗转各个教学地点。不是出于兴趣又急于求成,很多孩子承受着巨大压力,逆反心理油然而生。为了不再参加各种培训,一些孩子会采取极端的方式,如砸乐器,更甚者弄伤双手来达到逃避培训的目的。

  即使有学生坚持下来,上了中学也会逐渐荒废。“家长必须要明白孩子为什么学音乐?学音乐不要功利,应该从孩子兴趣出发,让孩子感受音乐的美,快乐地学习。”杨丽娟表示。

  就南京而言,各种名目考级机构频出,考级市场混乱无秩序。“艺术考级的本意在于提高国民素质,挖掘、培养更多艺术人才,但现在各种机构太多了,背离了原来的意图。”杨丽娟说,眼下的“艺考热”具有较浓重的功利色彩,家长的功利心很可能导致孩子们的艺术生命过早凋谢。

  据了解,艺术考级应有明确分类,但因为组织考级的单位太多,使得这一制度正在崩盘。杨丽娟说:“对专业考级单位必须高要求,考级市场要规范化。现在市场上很多考级单位可能租个小场地,聘请一些评委就把各个项目的工作解决了,他们没有明确的层级概念。而我们要求的是任何一个步骤都要高标准要求,分级明确,底线不可触犯。”

  杨丽娟表示,规范市场不仅仅是考级单位自身要求,还需要政府、教师、音乐家等共同努力。政府、考官应当加大监管力度,对不合格的机构、学生坚决不予放过;教师也应该进行资质认证,现在艺术培训机构的教师可谓鱼龙混杂,这些教师到底有没有能力教学生,必须通过资质认证。

  “我们应该向国外考级学习,扎实、稳健、正确地走好每一步。让艺术考级去掉功利,让学生真正感受艺术的魅力,提高自身素养。”杨丽娟说。(资料,转载慎重)

  原标题:竞争逐利、揠苗助长艺术考级亟待去“功利”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收银系统排行
手机如何注册微店
品牌策划方式,这样做效果会更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